家乡的“茅台酒”


来源:未知     --- 编辑:hnllgcom   --- 浏览数:127

文/朱国喜
       我和表弟已10年没见了。
          10年前,表弟外出闯荡,先是在广州一家电子厂打工,后来做了这家厂子的部门经理,再后来跳槽到一家外资公司当高管,最后被派到国外。
        每次与表弟视频通话,他都不忘说一句:“等回到老家,一定让你请我喝酒,不喝茅台,也不喝泸州,就喝咱家乡的朗陵罐。”
我说:“哥等你回来,朗陵罐酒大碗伺候,管饱管醉,管到你路走不稳、话说不利索、眼里流着思乡泪。”
那边沉默一会儿,然后我们隔着屏幕击掌为信,屏幕上蹦出一串儿表情符号。
然而,这么多年,表弟一直没有回来。我俩就这样以朗陵罐酒为媒,彼此表达着思念。
我清楚地记得,表弟出国前的那个夜晚,秋雨淅淅沥沥,我在一家酒吧为他践行。表弟点名要喝朗陵罐酒。酒吧的服务员说他们的酒吧有各种葡萄酒,没有朗陵罐酒。表弟执意要喝,我让服务员去买,服务员有些不屑,退出包间时还嘟囔了几句。酒来了,我们喝着聊着,他感觉比喝茅台还过瘾。临别,我打趣道:“你从国外回来,我还请你喝家乡的‘茅台酒’。”在表弟的心里,朗陵罐酒就是茅台酒。
10年过去了,很多县级酒厂或倒闭或转产,朗陵罐酒厂在宋总的经营下,有党建引领,酒厂生意红火。酒的品种多,高中低档都有,每一款的包装都很精美,深受顾客青睐。朗陵罐酒用景德镇烧制的瓷器作酒瓶,用提子分酒,家乡人管它叫“提官酒”。
表弟喜欢朗陵罐酒,不为提官,他那份心思我明白。
表弟一直没有回国,他说那边忙,走不开。一起喝酒的事,看来在短期内是无望了。表弟的电话和微信少了许多。
一天傍晚,斜斜的余晖透过窗户洒在电脑键盘上,我在独自在家埋头赶一篇稿子,正写到关键处,房门被人“砰砰砰”扣响。我满心不高兴,拉开门想发作的瞬间,惊呆了。表弟站在门外,一身灰色的休闲装,他乐呵呵地望着我。
我把表弟让进屋,来个长长的熊抱。
“你咋回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
我问他:“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严重,那边的生意咋样?”
他说:“影响不小。不过,我们管理层还行,可苦了普通员工。”
我说:“国内虽然也受到影响,但经济很快就恢复了。今年是小康收官之年,脱贫攻坚决胜年,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今晚,我请你喝酒,我这还有一瓶茅台酒。”
“省了吧,我就喝家乡的朗陵罐酒,找找当年的感觉,品品老家的味道。”
“行,听你的。我这有几种朗陵罐酒呢,你喝哪一种?”
“就那种彩碗的,青花瓷的也行。”表弟记得很清楚,为他出国饯行时喝的就是“青花瓷”。
我下厨,不一会就整了几个菜,荤素搭配。
看见朗陵罐酒,表弟很兴奋,双眼放着光。他揭去塑料包装,打开青花瓷酒罐,拉开瓶塞,用提子一提一提注满分酒器。
他高高地举起酒杯,我们“哐当”碰杯,各自喝了满满一口。
表弟说:“咱家乡的朗陵罐酒好喝,得劲、过瘾,不像洋酒绵不啦叽的。”
“朗陵罐酒——也有高档酒,一瓶好几百元的——都有。”我不胜酒力,舌根有点发硬。
杯盘狼藉,我和表弟醉意浓浓。我们抵足而眠,酣然睡去。
  醒来,室外阳光灿烂。表弟枕的竟然是我装订的《天中晚报》,那里面的每一份报纸的副刊上,都印着我的作品,小说、散文。在最近一期的副刊上,还刊登着“《天中晚报》创刊20周年‘朗陵罐酒杯‘出彩驻马店 圆梦小康’有奖征文启事”。启事下面,有我画上的重重一笔。
 
 
责任编辑:闫继华


微信公众号:hnllgcom微信号:llgjcomcn
 


         ------------------------------------------------------------------————————————————————-------------------编辑:hnllgcom    时间:2020-11-11 11:54


朗陵罐酒,纯粮食酒,好喝,好看,不上头,醒酒快.微信公众号:hnllgcom 电话:0371-53727155

朗陵罐酒对本公司(河南朗陵罐酒有限公司及郑州分公司)名义所发布的信息负责保证其真实性,基于朗陵罐酒公司新闻和朗陵罐酒相关产品。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所提供的信息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和完整性。本网站及其雇员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责任。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网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0371-53727155